其一把手或退休或落馬,至今未補缺,記者調查其單位運轉情況  上周,廣州有三名官員被公佈因貪腐立案偵查,其中李俊夫和黃志堅分別是廣州市國土房管局、荔灣區水務和農業局的一把手。近兩年,廣州多個單位的一把手因各種原因而空缺(其中市國土局局長李俊夫、花都區委書記楊雁文尚未免職,但已被調查未在崗)。至今仍有5個局級一把手在空缺中,包括市林業和園林局、市質監局、市國土房管局、花都區委、市審計局等,其中市林業和園林局局長位置空缺時間最長,將近一年半。一個單位缺了一把手還能好好運轉嗎?一把手有多重要?這些較長時間沒有一把手的單位又是如何運轉的呢? 
  上周,廣州有三名官員被公佈因貪腐立案偵查,其中李俊夫和黃志堅分別是廣州市國土房管局、荔灣區水務和農業局的一把手。近兩年,廣州多個單位的一把手因各種原因而空缺(其中市國土局局長李俊夫、花都區委書記楊雁文尚未免職,但已被調查未在崗)。至今仍有5個局級一把手在空缺中,包括市林業和園林局、市質監局、市國土房管局、花都區委、市審計局等,其中市林業和園林局局長位置空缺時間最長,將近一年半。一個單位缺了一把手還能好好運轉嗎?一把手有多重要?這些較長時間沒有一把手的單位又是如何運轉的呢?
  一把手去哪兒了?有的退休了,有的落馬了
  近年來,在中央厲行反腐的背景下,廣州政壇也掀起了一股反腐旋風。南都記者根據公開報道的初步統計發現,從去年1月1日開始至今,被通報的廣州市副局級以上的幹部(包括事業單位和國有企業)29名,11名為正職。在任一把手落馬或正在接受調查的有:從化市原市長郭清和、廣州市科信局原局長謝學寧、廣州市國土房管局局長李俊夫、廣州市質量技術監督局局長梁建清、花都區委書記楊雁文等。
  如果算上處級單位一把手,數量更為龐大,且部分處級單位一把手被查處的信息官方並未全部公佈,通過公開渠道很難統計數量。
  梳理官方已發佈的權威信息可以知道,除領導被查牽涉不少大小官員之外,廣州市林業和園林局窩案、白雲區官場地震、荔灣區水務和農業局窩案、清理裸官行動等都有處級單位的一把手牽涉其中。
  除了因貪腐而肅清的單位一把手職位,正常的人事任免也令兩個局級一把手的位置空缺了出來,即廣州市林業和園林局局長王國如在去年6月提出提前大半年退休,此後再未回單位上班;廣州市審計局因局長張傑明到齡於上月底正常退休,而出現一把手空缺。至此,廣州局級黨政一把手的位置還有5個至今空缺。廣州市林業和園林局已將近一年半的時間沒有局長,是空缺時間最長的。
  為什麼沒有補缺?在厲行反腐背景下情況特殊
  在廣州市組織人事部門工作的一位幹部表示,一般情況下,職能部門和下一級政府機構的一把手任免都會有一個時間差,但不會太久。在中央厲行反腐的背景下,情況就有些特殊。主要領導幹部的人事任免往往有平級調動和幹部提拔,但是在有些領導幹部接受上級部門調查還沒有定論的時候,自然不宜調動。
  廣州某區一單位“一把手”介紹,即便是正常的人事任免和幹部調動,有時也會出現比較長時間的空缺情況。比如,幹部提拔的時候需要經過班子集體討論,還要公示,有時集體討論時出現不一致意見,以及在公示期間可能收到實名舉報,組織人事部門就要進行調查,時間也會拖得更長。此外,官方公佈的廣州市原副市長、增城市委原書記曹鑒燎在擔任沙河鎮黨委書記、鎮長期間,組織部門三番五次要提拔他到天河區任職,均被其拒絕。這種情況現在依然存在。
  調查

  沒了一把手 單位能正常運轉嗎?
  當然不能這樣簡單類比,但缺了一把手,這些單位是怎麼運轉的?對公共利益會不會產生影響?梳理廣州市一些單位一把手空缺和運轉的情況發現,各單位迥然不同,有的運轉如常,有的影響較大。
  廣州市林業和園林局

  一年半沒局長運轉如常

  前局長王國如去年6月提前退休,局長至今空缺
  據廣州市林業和園林局的員工說,王國如當局長時威望很高。與其共事多年的一位幹部說,“業務處室想做一項工作,多數時候只需向王局口頭彙報一下,而且他基本上都是說,‘搞搞搞,你們去搞’。但對於全局性的根本性問題,他又看得很準。他先後在白雲山管理局、城管局及市林業和園林局擔任一把手期間,推動了所在領域的立法工作。”
  這位幹部說,因王國如平時都將日常工作放手給業務處室及分管副局長處理,因此局長位置空缺後,各處室運作如常,該乾什麼就乾什麼,影響不大。
  至於局長的作用,該局一位幹部表示,每周例行的局長辦公會議就能直接體現出來。會上,各個業務部門要彙報具體工作,如業務部門因權限問題調動資源不夠而解決不了問題,就需局長出面協調,超出局長能力範圍的,局長會向市領導反饋和爭取。比如廣州為迎接亞運會建設花城廣場期間,涉及綠化處、工程處以及下屬施工單位。時間非常緊,只有局長才能在很短的時間內調動全局資源。
  “這種作用除了崗位之外,還有個人能力和處事風格的問題。”這位幹部表示。
  王國如去年6月突然提出提前退休,讓同事們都感到突兀,而此後市林業和園林局一直沒有局長,至今運轉得如何?相關工作人員稱,影響還是有一點,但整體上運轉如常。
  在缺乏局長的一年多時間里,上級組織部門安排該局黨委書記楊國權全面主持工作。雖然今年6月6日公佈的廣州市林業和園林局領導班子分工表中,楊國權依然是“主持局黨委全面工作”,而不是“主持局全面工作”,但實際工作均由楊國權主持。
  查閱該局官網可發現,儘管沒局長,但從去年底開始的清理公園會所及高檔消費場所、建設開放8個兒童公園、防控登革熱、調研和起草廣州市公園條例等重點工作均有條不紊進行。同時還對單位人事進行了很大調整,王國如辭職之後該局的人事任免信息達45條。
  廣州市林業和園林局的幹部表示,單位在缺乏局長的情況下依然能夠良好運轉,和楊國權在單位的威望與個人行事風格有很大關係。這位幹部說,楊國權外表溫和,待人和善,有很高威望,而且對具體工作非常熟悉,安排工作時態度明確,要求具體,從來不會含糊其辭,下屬職能部門能夠良好運轉。
  “我感覺真正對工作有明顯影響的,是郭清和窩案發生的時候,很多領導被抓,那段時間很多文件就壓著沒及時批。”廣州市林業和園林局下屬單位一工作人員說。
  廣州市國土房管局

  對一些重要處室業務有影響

  局黨委書記、局長李俊夫涉嫌受賄犯罪被立案偵查,7月4日就已接受組織調查
  9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發佈消息稱,對廣州市國土房管局黨委書記、局長李俊夫涉嫌受賄犯罪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而早在今年7月4日,中紀委監察部官網就通報了李俊夫接受組織調查的消息。因此儘管程序上李俊夫依然還是廣州市國土房管局的局長,但實際上李俊夫已有5個多月沒有履行崗位職責。
  廣州市國土房管局官方網站的信息顯示,該局領導班子中排名第二的是副書記黎江,排位第三的是副局長黃金鋒。該局工作人員表示,李俊夫被帶走之後,由黃金鋒主持國土房管局全面工作。
  廣州國土房管系統的相關人士表示,一些重要處室業務仍受到影響。比如產權地籍管理處,對於歷史用地權屬問題,以前通過劃撥方式獲得的土地,現在一些“國字頭”的單位需要完善用地手續,補辦權屬,但到市國土房管局申請,未必能成,理由是“現在沒有局長批覆,先放一放”。這名人士說,李俊夫出事以來,他聽到數宗這樣的個案。
  事實上,國土房管系統有十幾名幹部因李俊夫案而被調查,不乏處級和副處級幹部,其中就有產權地籍管理處負責人。“局級一把手+處室一把手”同時缺席,可謂“雪上加霜”,可能會對相關處室部分對外業務造成明顯影響。
  此外,對於一些局內決策,流程會更長,效率可能降低。“金額一萬元兩萬元的一些決定都要由辦公會議來決定,以前可能局長簽字就可以落實了。”這名國土房管系統的人士說,沒有一把手之後,開的辦公會議更多了,很多事情可能需要組成一個“通過副局長牽頭、相關處室參加討論”的辦公會,“在企業可能只需幾秒鐘就能決策的事情,現在可能要拖到幾天才能完成”,而以前,要上辦公會的是那些“真正遇到困難、而且按照規定必須上會討論”的議題。
  此外,以前一把手在的時候認為“這樣做的事情是對的而且會獲得鼓勵”,但其出事之後會被告知“按他的要求做是錯誤的”。
  而對於一些計劃內的事情,比如年度土地出讓、保障房建設和分配計劃等,該人士說,一切都會按規章和計劃推進。
  廣州市質監局
  一年多沒發佈人事任免信息
  局黨委書記、局長梁建清5月20日被廣州市紀委通報涉嫌違紀立案調查
  廣州市紀委5月20日通報,廣州市質量技術監督局黨委書記、局長梁建清涉嫌違紀,市紀委已對其立案調查。從那時開始,廣州市技術質量監督局也就沒了一把手。
  一名知情人士稱,局長對全局的人員調配有主要任命權。到具體事情上,就是人、財、物的調配。“很多正職標榜不管人財物,實際上不可能不管。正職就是解決問題的,當幹部隊伍、人員變動出現問題,人員積極性調動、合理分配就必須由正職解決。像廣州市技術質量監督局這樣的垂直管理單位,有些處長要下去當局長,下麵局長要上來,正職不在很多事情就會不懂。在不懂的情況下,自然是維持現狀好一點”。
  在缺乏一把手的情況下,廣州市技術質量監督管理局的工作有沒有受到影響?對此問題該單位給南都記者發來了一個書面回覆。但沒有正面回答這一問題,只列舉了該單位今年的重要工作都已完成或正按正常情況推進。
  南都記者留意到,在市質監局官網上,最近一則人事招聘信息是2013年3月6日,最近一則人事任免信息是局辦副主任和3名副局長的任免通知,時間為2013年10月11日,也已經是一年前。
  花都區委

  對區里有影響但總體順暢

  區委書記楊雁文8月4日被宣佈因嚴重違紀帶走協助調查
  花都區委書記楊雁文從8月4日起一直未在公開場合露面。8月4日晚,花都區召開全區領導幹部大會,宣佈楊雁文“因嚴重違紀被紀檢部門帶走協助調查”。8月20日,廣州市紀委證實其“被上級紀委帶走調查”。10月20日,廣州市紀委證實,楊雁文“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
  楊雁文被紀檢部門帶走調查後,由區委副書記、區長林中堅主持區委工作。楊雁文還身兼區人大常委會主任,目前花都區人大常委會的日常工作由排位第一的副主任駱秋強主持。
  “書記被帶走調查,對區里肯定有影響。但從近半年的工作來看,總體上是順暢的,沒有對區內黨政以及立法工作造成實質影響。”多位花都的官員和消息人士說。
  花都區一位幹部介紹,區委書記並不管具體政務,但對區黨代會和黨委會做出的重大決策,例如區域內的重點項目則會親自掛帥抓落實。南都記者觀察,楊雁文被帶走之後,區長林中堅曾到一線“穩定人心”。
  據悉,花都湖工程是楊雁文主抓的重點項目。隨著去年底花都湖向市民開放,楊雁文的工作重點轉向花都中軸線。花都區政府官方網站顯示,就在楊雁文8月20日被證實“帶走調查”的前兩天,林中堅和區委副書記何汝誠趕到石崗村與村民代表座談。林中堅對村民表態:“中軸線工作已納入市政府的重要戰略部署,任何情況都不會影響中軸線開發建設,請大家放心!”
  有花都官員稱,目前林中堅已接手楊雁文掛帥指揮花都中軸線及拆遷工作。
  有官員坦言,楊雁文免職已是時間問題,誰來接任花都區委書記一職成為關註焦點。
  專家說法

  缺了一把手多少會影響公共服務
  觀察廣州一把手空缺的單位運作情況會發現,每個單位情況都不一樣。如果將空缺一把手的處級單位等納入觀察範圍,這種差別會更加明顯。
  廣州市某工商部門一把手因裸官被免職後,一工作人員表示:“太突然了,我們都沒有心理準備。有一段時間處於不知道乾什麼的放羊狀態。”
  在人事部門工作的一位幹部表示,我國黨政系統的架構和人事制度是很完善的,各種可能出現的情況都有相應的措施對應。當一把手調崗或者接受相關部門調查期間,新的一把手還沒有到任,上級組織部門會指令一個領導代理這一職務,這一崗位的職責有人行使,就能保障整個部門的運作不會出現太大問題。
  但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表示,一個單位沒有了一把手,意味著這個單位就沒有了主要責任人,無論從單位的日常管理,還是單位的長遠發展都是會有影響的,這些影響或多或少都會影響到公共服務。雖然上級組織部門會安排一個副手來代理這個空缺職位,但代理人沒經過人大任命等法律程序,在日常工作中代理者及其他工作人員對待代理者的心態都有非常大的差別,這種差別會在日常工作中明顯體現出來。
  不過竹立家認為,到底影響多大,主要是看這個單位的組織程度,“組織程度高的單位可能好一點,大家該乾什麼就乾什麼,組織程度低的單位,大家都是看一把手幹活的,一把手沒有要求就不怎麼動的,這種單位就很麻煩了。”
  在人事部門工作的某幹部說,“有的一把手管得很細,有的一把手很懂業務,對單位的運作都有差別。而且局長不在之後,代理局長排名可能靠前,但不一定有威望,有威望但可能不熟悉業務,這些情況都會導致不一樣的結果。”
  竹立家認為,廣州這麼多的崗位空缺,有的空缺時間長達一年多,組織部門應該向公眾交代空缺一把手由誰代理的信息。
  廣州五單位一把手空缺
  市林業和園林局
  空缺原因:局長王國如提前退休
  (去年6月,59歲的王國如突然提出提前退休)
  空缺時間:1年零6個月
  市審計局
  空缺原因:原局長11月底正常退休
  空缺時間:半個月
  市質監局
  空缺原因:局長梁建清落馬
  (廣州市紀委5月20日通報其涉嫌違紀,已對其立案調查)
  空缺時間:7個月
  市國土房管局
  空缺原因:局長李俊夫落馬
  (7月4日,中紀委監察部網站通報其接受組織調查)
  空缺時間:5個月
  花都區委
  空缺原因:區委書記楊雁文落馬
  (8月4日晚花都區全區領導幹部大會宣佈,楊雁文“因嚴重違紀被紀檢部門帶走協助調查”。)
  空缺時間:4個月
  南都製圖:林軍明
  統籌:南都記者 劉軍
  採寫:南都記者 劉軍 張艷芬 黃雅熙 梅雪卿 劉其勁實習生李芳菲
創作者介紹

羽絨被

ik34ikhjd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